張健:貫徹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須重視下位創新

發布時間: 2019-05-20 瀏覽次數: 10

《國務院關于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(以下簡稱《方案》)的出臺,再次引爆人們關注的熱情和齊聲的喝彩,覺得這是2019年新春饋贈給職業教育最好的新春賀禮和彩頭。可以預期的是,2019年職業教育注定不再寂寞,這一熱點將持續延燒,帶給人們炒作空間、期盼預想和政策制定者們“以觀后效”的收獲期待。

但也有微信群和QQ空間頻見一些職教人擔心、質疑,會不會又是“文件落實文件,會議貫徹會議”,陷入“重復昨天的故事”的老套路。我相信這是一群見慣了“欣喜——失落”的老戲碼而有些心灰意冷的人,但更相信他們是一群“位卑未敢忘職教”、情系職教,希望職教明天更好的人。由此引發我的思考,我們是否步入了一個頻出政策、依賴政策,而又辜負了政策、枉費了政策的職業教育怪圈,回答是肯定的。

一是對政策過分依賴、迷戀。總是冀望外部政策給力,希望得到有利于職業教育的政策文本或制度安排的甘霖淋沐,而且層級越高越好,教育部的、多部委的、國務院的,每一更高層級的文件出臺,都會引來政策狂歡、多方熱炒。但隨著時間的沉淀冷卻,發現并沒有取得想象中的顯效和實績,熱鬧一陣過后,就重又陷入冷寂或停滯不前。

二是對政策的期待總是過于樂觀。原因在于:第一,媒體炒作、專家解讀,總是遂順主流聲音,好話上前,報喜不報憂,給人一種期待誤導。第二,迎合了人們希望職業教育盡快變好、政策立馬變現的浮躁心理。所以一種政策出來,其效應總是被人為放大,而人們也似乎很享受和浸淫于這樣樂觀的氛圍之中。我不知道這種過于樂觀的理由和底氣究竟是什么?

我們都還清楚地記得,201712月《國務院關于深化產教融合若干意見》、20182月《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》和20183月《關于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意見》這幾個文件的頻密出臺,打出了助力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的政策“組合拳”,可以說是職業教育史無前例的政策系統創新。效果如何呢?也許有人會說,時間太短。那校企合作、工學結合運行實施了近20年,時間總不能說短了吧,而我們對效果滿意嗎?

三是缺乏對政策低效的反思與改進。政策反復出臺,但成效并不樂見,結局也并不盡如人意。我們反思了嗎?問題在哪?癥結何在?我們改進了嗎?是依然手持舊船票,還是找到什么新的方法和手段?沒有。所以面對理論與實踐、政策與實效的落差,我們除了迷茫、糾結,剩下的只能是無奈、困惑。

所以重要的問題在于,如何從貫徹落實的衰減低效,給我們潑了冷水、打了臉的尷尬困境中解脫出來,從以前落實不力的實踐碰壁和挫敗中華麗轉身,真正實現突破、升級或深化的效應,這才是我們真正應當關注的重點、焦點,當然更是難點和惑點。

筆者認為,造成以往政策落實有成效無突破,有推進無改觀怪圈的根本原因在于下位創新的缺失、貧匱和寡乏。所以貫徹落實《方案》,重點在于培養人們的下位創新能力。下位創新是指與上位的政策創新、理論創新對應的、具有貫徹落實意義的一種自主創新。

下位創新的重要性在于:第一,下位創新是職業教育發展的根本生產力。上位創新往往是理論的,它可以是一種創新思想、一種理念意圖,也可以是一個邏輯框架,一個籠統要求等。質言之,它就是一張頂層設計的施工圖。要想轉化成現實,兌現成實際,必須依賴下位創新,才能貫徹落實,產出實效。下位創新才是職業教育發展的現實推動力、踐行原動力和根本生產力。

第二,下位創新是基于群體參與的普遍創新。創新如果局限于上位的層面,成為少數精英的“專利”,那是遠遠不夠的。《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》指出:“創新強則國運昌,創新弱則國運殆”。職業教育亦然。只有激發更多的創新主體參與創新,用好下位創新的發展杠桿,真正做到“萬眾創新”,職業教育才有奔頭和希望。截至2018年,全國共有職業院校1.17萬所,其中高職近1400所,中職10000多所,就是按10%的下位創新計,也應該不下1000項。這才是職業教育的希望所在,是貫徹和落實《方案》并取得突破的根本所在。反之,我們將依然陷入推進乏力,貫徹不力,甚至無能為力境地,最終仍不免轉頭成空、流于虛妄、重蹈覆轍的結局。

如何培育提升職業教育下位創新的能力呢?

一、要有對應的方法創新能力。如《方案》第(一)條就提出:“深化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、育訓結合,健全多元辦學格局,推動企業深度參與協同育人。” 第(九)條要求“堅持知行合一、工學結合”。對應的下位創新,就是要拿出既符合上位政策規范,又具有自身獨特個性的東西,而不只是鸚鵡學舌、毫無主張。比如筆者提出“雙場融合、三境合一”創新模式。雙場即學場和職場。“學場”可以涵括《方案》提及的系列核心概念“教育、學校、學習、認知”的一半,“職場”則包含“產業、企業、工作、實踐”的另一半。“三境合一”則是指虛擬的仿境、創設的學境和頂崗的實境。它們是“三位一體”的實踐育人三境。可以說,雙場融合,場場都與職教本質溝通;“三境育人”,境境都與育人目標相連。它們就是職業教育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、工學結合、知行合一的下位創新,是職業教育必須遵循的育人邏輯。

二、要善于凝練下位創新的成果。1.17萬所職業院校雖然整體下位創新不足,但即便以極低的5%的創新概率看,也有500多項,就是說,在貫徹《方案》和此前相關文件的過程中,基層院校肯定是蘊藏著具有創新智慧和品質的好的東西的。只是我們還沒有發掘出這些“遺珠”和“寶藏”,所以重要的問題在于,如何去發現“點”上的成果和經驗,挖掘出這樣的典型與示范“面”上推廣,形成仿效、借鑒,爭相創新的局面,這是貫徹落實《方案》應當去做的事。還有由于下位創新水平能力不足,許多學校有好的做法卻概括不出來,上升不到理論創新的層面,這就需要有專家團隊的助力,要建立一種讓專家學者進校園的常態機制,尤其是有智慧實踐和創新做法的學校,應主動對接專家,請他們進學校幫助凝練和提升創新成果,提升學校的總體創新能力和水平。

三、要普遍開展下位創新能力提升的培訓。《方案》(十二)條規定,“實施職業院校教師素質提高計劃,建立100個‘雙師型’教師培養培訓基地,落實教師5年一周期的全員輪訓制度。”我覺得這樣的培訓一定要把“職業教育理論與實踐創新能力提升培訓”納入其中,并作為核心培訓內容。重點培訓其概括創新的能力與方法,方式可以是研討交流學習培訓,也可以是結合鮮活創新案例講座培訓,主要講凝練創新的思維過程,注意的問題和提升創新策略,讓學員看得真切,悟得透脫,學得有效,得法入門,精思悟道,真正提升下位創新能力。

總之,貫徹落實《方案》,必須找準癥結、轉換思路,努力尋求超越突破的著力點,落實到位的根本點,去虛務實的發力點,這個點就是下位創新。有了上位創新是“知”,只有讓下位創新的“行”跟進助力,呼應給力,對接發力,讓創新活力競相迸發,創新成果不斷涌流,創新精神成為常態。《方案》的遂行落地才值得期待,職業教育才能炫出最美的春天。

作者:張健 滁州職業技術學院教授    文章來源:聚焦職教

資料來源:揚州工業職業技術學院 更新時間:[發布時間]